《宝贝你什么时候发芽》作者:一舟河

 爱上小民民 发表于 2020年03月24日 架空历史  47
爱上小民民
LV 3 [Kindergarten]
最后在线:93 days ago
加入时间:104 days ago
主帖:8  跟帖:89
《宝贝你什么时候发芽》作者:一舟河
文案:
花店老板许长安意外死亡,重生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朝代。
某天他无意中救活了一株快要枯萎的牡丹。
结果很平常的拨花蕊动作,让爹娘看见后却掀起了巨大波浪。
爹娘竟然不顾他反对,执意要把他嫁给当朝王爷!
夭寿啦!男人嫁人啦!
逃婚不成的新嫁娘许长安,战战兢兢地被新郎掀了喜帕。
许长安:(⊙v⊙)?
这个新郎怎么那么像我救的那朵花?
本文又名《园艺师和牡丹花的跨物种之恋》
【作品简评】

身为重生人士,许长安活了十七年才发现自己不是人,不仅不是人,还是颗刺软趴趴的仙人球。得知真相后的许长安欲哭无泪,不料却听到了更炸裂的消息,他要回到恶名远扬的荒漠去开花。无奈之下,他只得带着钦定的丈夫——一株牡丹花,开始了漫漫开花之路。总之,这就是个仙人球与牡丹花的跨物种恋爱小故事。本文题材新颖,语言诙谐,立足于植物幻化成人的设定,呈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世界。将军是多肉,书童乃食人花,各种反差萌。最好笑的当属小受许长安,无意中把身为皇室的青龙卧墨池偷回家,从而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。此文攻受互动有爱,为了让仙人球受开花,牡丹攻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陪伴同行,令人感动。

字数:31万字

来源:晋江文学城

链接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2934607


  • 1条回复 47次浏览
  • 2楼
     爱上小民民 发表于 102 days ago
    第1章 我从御花园偷了一株牡丹
      “请问许小公子,你的灯笼里放了什么?”
      灯火辉煌的宫殿外,锦衣玉服的青年,叫住了正准备从梯子上下来的少年。
      片刻前。
      夕阳漂浮在绚烂的晚霞与青碧色天空之间的缝隙,西沉途中匀一抹艳丽余晖透过桃树枝桠,在宫墙上落下模糊的光斑。
      光斑随着金乌不断下移,在某个时刻,忽然擦过了一道约莫是发冠的影子。
      发冠是上等白玉雕刻而成,上头用小拇指大的明珠整整嵌了一圈,刚刚好十七颗。
      攒珠白玉冠的主人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,眉目还没完全长开,有点男生女相的意思。他肤色白皙,嘴唇嫣红,细长的眼尾斜斜挑起,水洗过般的清澈眼波,在日光的照拂下显得格外纯粹干净。
      穿一身茶白色隐绣团纹锦袍的许长安,手里提着一盏行灯,行色匆匆地走在汉白玉砌成的宫道上。
      因为步履匆忙而带起的一缕疾风,不由分说地掀起了他耳鬓几缕从发冠里挣脱出来的长发。
      许长安伸手将飘起的长发抚了下去,他抬头看了看天色,忧虑自他脸上一滑而过。
      绢布扎成的行灯摇摇晃晃,许长安加快了步伐。
      那是一盏颇为精致的行灯,约莫一尺来长,椭圆的形状。灯面用上好的颜料,细细地描了一株正悄然怒放的牡丹,繁盛的枝叶与重重叠叠的花瓣,皆栩栩如生。
      绘好这朵牡丹,花了许长安不少功夫。
      但总归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      在一堵宫墙的拐角处,许长安停住了脚步。发觉自己听觉十分敏锐,是很偶然的事情。他把耳朵附在宫墙上,仔细听着动静。
      从这个拐角过去,就是重兵把守的御花园,也是许长安的目的地。
      许长安耐心地等了会儿,盔甲相互碰撞的细微声音响了起来,紧接着是气势惊人的长枪戳地声。
      到禁卫巡军换值的时候了。
      伴随着一声浑厚有力的轻咤,整齐一致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。
      许长安等到声音完全听不见了,才猫着腰飞快地溜进了御花园。
      时近掌灯时分,整个皇城都起了雾。薄雾如轻烟般袅袅飘落,缭绕在御花园内的各色牡丹花之上,恍然间如身置仙境。
      许长安却没多瞧两眼,他只有一盏茶的功夫。一盏茶后,换值的禁卫军就要到了。
      因而一进御花园,他便直奔目标所在。
      距离上次小皇子百日,许长安误闯御花园才不过过了两日,那株青龙卧墨池的颓态却愈加明显了。
      翠绿的叶子全都恹恹地卷了边,原本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更是直接垂了下来,再不复精神抖擞的模样。
      望着现出枯黄的牡丹根部,许长安来不及心疼,他双手反方向握住行灯底部,轻轻一拧,行灯底部便和灯面脱离了。
      露出来的底端内部,竟然没有灯芯灯油,而是放了一个小小的木花盆。
      为了不伤及根部,许长安留下了主根所在的大块泥土。他小心翼翼地将青龙卧墨池移到木花盆内,再用黑色布袋套住了花骨朵,以防香味溢出惹来麻烦。
      处理完现场,许长安拎起灯笼,悄无声息地出了御花园。
      *****
      “你小子跑哪里去了?”一柄乌骨折扇突然横出来,险险地停在了许长安的脖颈处。随着话音落地,一道艾绿色的身影自宫墙拐角处转了出来。
      安子晏笑嘻嘻地拦住了许长安的去路。
      他年纪比许长安略微大了点,明明也是个俊朗雅致,画里出来似的人物,却由于总是不怀好意地贱笑的缘故,眉目间颇有种又贱又欠揍的韵味,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书香世家出来的子弟,倒很有几分长乐坊的流氓地痞气质。
      “莫不是趁我不在,去哪个娘娘宫里偷香窃玉去了?”
      安子晏收回手,哗地一下打开折扇,朝许长安露出了“大家都是男人”的神情。
      许长安懒得接他这个不入流的玩笑,径直越过了他继续往前走。
      “哎哎,别急着走,等等我嘛。”
      安子晏犹如大型的捕蝇草,从后面跑过来,用一只手就勾住了许长安的脖子。
      许长安被他勾得一个趔趄,差点在吉庆门上演“大司马幼子与礼部尚书之子摔了个狗吃屎”的戏码。
      不过也因为这个动作,让许长安看清了安子晏另外只手里空无一物。
      “你的灯笼呢?”许长安问。
      今天是小皇子的祈灯日,按礼,他们这些世家子弟都要去长生殿为小皇子挂一盏祈福灯笼。
      经许长安这么一问,安子晏的目光才头一次地落到了他手里的灯笼上。
      瞧清灯面描绘的牡丹,安子晏先是愣了愣,眼底的惊愕一闪而过,接着他摸了摸下巴,露出个暧昧的表情:“啧啧,画得不错嘛。怎么,对三皇子有想法?”
      许长安完全不明白话题是怎么转到三皇子身上的。
      好在安子晏只是随口一说,也不指望许长安会回答,他话锋一转,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:“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
      许长安登时觉得自己方才那点浅薄的关心更应该去喂狗,他微微一笑,吐出两个字:“都不。”
      “哎别生气嘛!我告诉你还不行么!”
      安子晏一边追越走越远的许长安,一边小声囔囔着。
      “声音再大些,好让禁卫军听到,回头告到尚书大人那里去。”
      许长安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清亮嗓音遥遥传来。
      这是他重生的第十七个年头。
      距离一场意外事故把生活在21世纪的许长安送到大周朝,已经过了十七年了。
      十七年,从茫然无措到如鱼得水,许长安都快忘记自己是个重生人士了。
      “我的灯笼早就放到长生殿了,你还不知道我爹么,我没进宫他就在催了……等等你灯笼还没点——”追上来絮絮说着的安子晏,突然之间卡壳了。
      时间转回到现在。
      骠骑大将军之子,以嘴欠舌毒不讨喜而扬名京城的段慈珏段大公子,饶有兴致地喊住了许长安。
      小皇子的祈灯日,世家弟子进献的灯笼当然得是亮着的。许长安的这一盏,因为里头另有文章,却是暗着的。
      一盏未曾点燃的行灯,若是挂在不起眼的角落,或许能以灯油燃尽为由蒙混过关,等到祈灯结束,再拎回去,便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株青龙卧墨池带回府。
      以上是许长安的打算。
      但显然现在计划遇到了问题。
      许长安设想过放灯笼的时候会遇到人,若是别人,还能插科打诨过去,偏偏是一点都不熟的段慈珏。
      哦,还是有过节的段慈珏。
      “为何不点亮?”段大公子见许长安不说话,又问了句。
      “劳您费心,我这灯笼油洒了。”站在梯子上的许长安头也不回,以一种十分随便口吻搪塞道。
      段慈珏当然知道他说的不是真的,但却也没往牡丹花那头想。这当口,忽然刮来一阵晚风,段慈珏抽了抽鼻子,无意间嗅到空气中若隐若无的一线香气,脸色当时就变了。
      “你去了御花园?!”
      段慈珏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。
      许长安猛地扭过头。
      “段公子叫小的好一顿找,”僵持间,带着喘息的阴柔嗓音插了进来,“宫宴快开始了,大将军正找您呢。哟,小的眼拙,许公子安公子也在呐,小的给二位请安。”
      许长安:“免了,起来吧。”
      青衣小太监闻言,麻溜地爬了起来。
      有外人在场,不是说话好时机。段慈珏临走前,神色复杂地看了眼许长安。
      “我们也走吧。”被打搅了好心情,等跟在青衣太监身后的段慈珏走了,许长安从梯子上跳了下来。
      安子晏一反常态地没说话。
      许长安想起坊间传闻,隐约猜到了缘由。
      可惜直到在各自的位子上落了座,许长安都没找到机会,向安子晏求证传闻。
      “皇上驾到——”
      小声寒暄,相互捧哏的朝臣们立即噤了声,整个大殿为之一静。
      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      坐于世家弟子席的许长安跟着深深折下腰。
      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,总觉得皇帝在经过他时,停留的时间似乎格外漫长。
      身穿赤色朝服的皇帝在龙椅坐下,略略抬了抬手:“诸爱卿请起。”
      “谢陛下。”
      许长安直起腰。
      席间,他听到身旁有人提到了三皇子。
      “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,怎么不见三皇子?”
      “哎呀,你这都不知道,三皇子快到……”
      后面三个字的发音实在太轻,许长安努力辨别了半天,只能猜测最后一个约莫是个“期”字。
      XX期。
      “难道是发情期?”许长安百般聊赖地想,随机又被自己天马行空般的臆测给弄笑了。
      等好不容易挨到浑不知味的宫宴结束,又挨过祈灯时,许长安匆匆赶至长生殿后门的角落,结果当场呆住。
      他的灯笼不见了。
    爱上小民民
    LV 3 [Kindergarten]
    最后在线:93 days ago
    加入时间:104 days ago
    主帖:8  跟帖:89
发新帖
论坛主帖
8
论坛跟帖
89
在线访客
0
今日主帖
0
今日跟帖
0
今日注册
0
8
/index.php/gentie.html
/index.php/postzan.html
/index.php/postcai.html
/index.php/postshoucang.html
/index.php/gentiezan.html
/index.php/gentiecai.html
/index.php/huifu.html
/index.php/xiugai.html
/index.php/shanchugentie.html
2
XzA=
1
© 2020 韩八六 版权所有
Powered by JianYuLunTan
/index.php/feedback.html
0
/index.php/adenglu.html
剑鱼论坛